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清风,鸟鸣,空寂

深谷中一棵烈烈燃烧般开放的梨花树。

 
 
 

日志

 
 

离近家乡的日子<原创>  

2009-04-25 13:19:29|  分类: 花落菩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近家乡的日子原创 - 独倚斜栏 -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倚斜栏

离近家乡的日子

/独倚斜栏

 

    离回家乡的日子越来越近,心情也越来越复杂,今年与往次回家的心绪截然不同,极度兴奋之后总是伴随着隐隐的痛,这痛常常搅的我五脏六腑都无法宁静片刻,心是大起大落的翻腾,也许我真的是不再年轻了,也许我真的是要临近更年期了,我的心竟然如此脆弱。往事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从16岁上学就开始离开家乡,23年的时间恍然就在昨天,每次几乎都是匆匆的回家,与家人小聚之后又匆匆离去,从我一个人瘦弱的身躯背着行囊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向我不断招手的爸爸妈妈离别开始,到我怀里抱着几个月大的儿子,身上背着给父母亲人买礼物的大包小包,不顾一切的在拥挤的人群里穿梭,那一刻我柔弱身躯里流淌的是火一样的热情,那一刻是妈妈的爱在感召着我加快回家的脚步。无论严寒还是酷暑,无论儿子在我的怀抱怎样乱踢,还是我领着蹒跚走路咿呀学语的小儿子,在每一次归途中,我的心都是喜悦而振奋的,我全身总有用不完的力气,我内心盛满的都是幸福和甜蜜,唯有此次我的心是如此的复杂与疼痛,一别又是2年多了,送走妈妈以后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是如何回到南方与胖子的家了,失去了妈妈的我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天塌下来了一半,之后回到家的我身体就跟墙壁突然坍塌一样,血压从严重的低压到迅速偏高,整日整夜的无法入睡却全然没有一点困的意思,起来走路就头晕,南方没有暖气的冬天夜晚躺在床上都要把手和脚放在外面,因为身心都燥热的无法忍受,看了半年的中医,吃了一年的汤药,自己一个人突然觉得如此下去就真的要去天国追随妈妈了,于是开始调养调整自己心绪,想想曾经走过的日子,我只有满面的泪水。

 

    昨天晚上临睡前做完瑜伽体式之后,躺在垫子上做冥想,突然想回到家乡那片土地的第一时间是否该先去看看在地下安眠的妈妈,不想与姐妹和弟弟一同去,我只想单独与妈妈说一会儿话,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妈妈说,一直以来妈妈都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无论任何事情我都可以与妈妈交流,生活上的琐碎小事,夫妻之间的事情,朋友之间的交往,这些所有的大小之事我都可以与妈妈交流,记得90年代中期我与妈妈曾经一个月的电话费就是2000多,记得与妈妈通话的时候,妈妈经常说要把电视关了或者去把煤气关上。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心理上很有依赖的人,一度那么依赖妈妈,一度那么依赖自己的男人,常常在想,我人生40岁了,真正意义上的成熟是在妈妈走后的这两年多,因为我知道我可以依赖的那半边天塌了,我的心也碎了,我必须自己站起来了,尽管妈妈走后姐姐尽可能的做着妈妈常给我做的事情,姐姐也一次次的说,妈妈走了,我的家永远是你的家。我觉得妈妈走后我更加懂得珍惜胖子对我的感情了,也更懂得珍爱每一个人和自己的生命。

 

    只想一个人单独去看看在地下安眠的妈妈,跟妈妈说些悄悄话,不想任何人扰了我的思绪,也不想破坏了她们的心情。以前每次回去都要去探望因患白血病如今远在天国的童年伙伴枫的母亲,给她老人家带一些礼物,可今年今日枫的母亲也追随他去了天国,枫因为一生未结婚走后骨灰按他的遗言洒在了镜泊湖,此次回家我也打算一个人去那湖边走一走,去看看枫,多想回到从前,听他为我高歌一曲《牡丹之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军港之夜》、《驼玲》他的歌声永远在我的心里,他生前留给我的日记本早已溶入了我的血脉之中,他那短暂的26年的生命,活的太痴太傻,他日记本的那一段段话依然如针一样的时常扎在我的心上,疼痛难耐,泪水模糊之中我依稀看到了我离开家乡的那一天,火车开走的那一刻,枫跟随着火车奔跑的样子,这千行的泪映出的只是枫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的影子,留下的却是我疼碎了的一片一片的心。。。。

 

    初中时代的一个好友文,一个皮肤白皙身材小巧的女孩子,她父亲是医生,她是家里最小也是最受父母和哥姐宠爱的丫头,我们俩是初中时代最好的姐妹,每天上学放学俩人都要结伴而行,早晨我要绕过学校先去她家找她然后一同拉手进入教室,放学我要先把她送回家然后我再回自己的家,我们俩有一块糖都要掰开两个人分着吃。初中毕业我考取了师范学校,她如愿考取了卫校,虽然我们俩不是在一个城市读书,可这期间我们依然书信往来,她也去我的学校探望过我,假期我们俩依然整天在一起说着小姐妹之间的悄悄话,毕业后我的婚礼她也从远方赶来祝贺。婚后的我做了母亲,背井离乡随夫在外闯荡渐渐的就跟文失去了联系,可她毕业后分配在与我姐姐是同一家医院,所以彼此之间依然可以知道对方的一些情况。在90年代中期的一个春节,从远方赶回家乡的我,听姐姐说文在婚前与男友发生矛盾,因男友悔婚一怒之下在医院要了两瓶浓硫酸直接泼向了那男人,那男人从头部到正坐着的身体全部被毁了,之后文去自首被判了死缓。我知道后真的是非常震惊,之后也有一些恐惧,真的无法想象这个小女人怎么会做出如此荒谬极端的事情,因为男方父亲是我们当地政府要职,尽管文家有足够的钱打点却无济于事。我知道此事以后真的对文莫名的恼怒与痛恨,一点想去狱里看望她的想法都没有,我无法相信我一直最好的朋友可以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我从内心坚决反对她的做法,因为在我的思想里,我如果爱一个人我可以放手,放手之后如果我还不能承受,那么我可以亲手杀死我自己,但我绝对不会去伤害我曾经所爱的一个人,无论他怎样对我,即便他想杀死我我依然可以心甘情愿地去成全他,原因是我真正的爱他,而不是爱我自己!我坚决反对这样极端自私的爱!听姐姐说今年春节之前文的父母在一个月内相继过世,文也出来了,并且要了我的电话号码,此次回家,我真的是犹豫,是否去见她!我也不懂我此时真正的心情,可我觉得这样的女人好象不是我的朋友!说实话我心很痛也很矛盾。。。。。

 

 

 

 

离近家乡的日子原创 - 独倚斜栏 -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倚斜栏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1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