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清风,鸟鸣,空寂

深谷中一棵烈烈燃烧般开放的梨花树。

 
 
 

日志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原创>  

2009-05-05 12:39:35|  分类: 花落菩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原创 - 独倚斜栏 -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倚斜栏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独倚斜栏

 

   今天早晨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好象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见人的大草原上,环顾四周能看到的就是天边,没有路没有行人,我和枫好象要去干什么,草地还一片黄色呢,只是泛着一点点的绿,我突然就不走了,一直没有说话,枫就蹲下用两只手放在肩膀上示意要背着我,我好象很痛快地就把两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让他背着,好象我头晕晕的跟发高烧一样的无法发出声音,但是我很清醒我的口水都淌到他脖子上了,想用手搽一下可我就是无法动弹。迷糊中枫把我放在一棵大树下,好象是让我等着给我找水喝,我迷迷糊糊地靠在大树上,突然就雷电交加,一片漆黑,看不到枫的影子心里特别害怕,我依然无法发出声音,把我急的不行了,又担心又害怕,我就哭,但依然没有声音,哭的我心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绞痛,心就那样揪着疼。。睁开眼睛,看看胖子的被窝早空了,用手摸下我的枕头都湿了,我是哭醒的,看看手机已经9点多了起床吧。想了一上午了也没有想明白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

 

 

   枫,是我小时候的邻居,跟我同岁,只是生日比我大一月,他父亲与我父亲是好朋友,听妈妈说他是跟我抢妈妈奶水的家伙,在童年的记忆力里好象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在我家吃晚饭,然后被他妈妈接走,他有时常管我父亲叫爸爸有时又叫叔叔。从小他走哪里我就跟着他去哪里,我成了他的小尾巴,从小没有哥哥的我一直把他当作我的保护伞,挡箭牌,在外面闯祸回来经常是他替我挡着,尽管从小他就很淘气,可我嘴巴一暴豆似的教训他,他就好象很委屈似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有时他眼泪还没干呢,有男孩子要是欺负我他就冲过去暴打人家,回家常常被他父亲再揍一顿。他几乎是占据了我童年中的全部记忆,他也是我童年中除了父亲以外唯一依赖的人,我常欺负着他还要依赖着他,就那样朦胧的过了我的童年时代。小学三年级爸爸就给我转到了我们市的第七小学,我就被迫跟枫分开了,枫一直学习都不好,只是很会唱歌,偶尔在周末他还是常常拉我坐在他家的大杏树下,给我唱歌,只是很少象小时候那样拉着我的手了,跟我说的话也越来越少了,常常对我说:妹妹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说没有,小学时代也的确没有人欺负我,因为那时候的我也非常厉害,老师都很宠着我。童年时代我俩在大人的眼睛里完全就是不一样的形象,我乖巧懂事,嘴巴甜,爱干净,学习好,他就是一个淘气爱打架、爱闯祸又爱跟大人拧着劲做事、学习也严重不好的家伙,可我俩却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后来我学习紧张跟枫的来往也越来越少了,在我要上初中的那个暑假枫的父亲就去世了,记得当时我看着他家兄弟们戴着白色孝带的时候,心里特别害怕,那深红色的大棺材一直在我少年的梦里出现,看着他们浩浩荡荡出殡的队伍,我自己一个人难过了好久,那时我就想枫一定非常难过,想着想着自己的眼泪就不听话了,可我没有去找他,一句话也不想跟他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后来听说他辍学了,到处跟人学唱歌。记得好象是从我的初中时代开始,男生和女生就不太说话了,每次放学路上遇到枫他都从自行车上下来,却很少跟我说太多的话,考上师范去外地上学的那天我一直在送我的同学和同伴中找他,却迟迟不见他的踪影,那时我心里有一种隐隐的痛和失落。

 

       1996726日枫因白血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当时他只有26岁,外貌英俊高大的他一生未婚,也没听说他恋爱过。他临走前只留下了两样东西,一个是给他妈妈的存折,一个是给我他写的日记。那年回家去看枫的妈妈,老人把我叫进她家,从箱子里翻腾了半天才从一个小布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给我,说:你小哥留给你的丫头,拿走吧,看完就烧了吧。虽然不认识字却很精明的老太太,也许她早预料到如果让我的父母转交,我父母一定会私自给处理掉的,根本不会让我看到的。看了枫的日记我才知道1986912日我离开家乡的那一天,他一直远远地尾随在送我的同伴后面,他跟着火车狂奔了一站地,那夜他在大树下呆了一晚上。。。婚后做了母亲的我每次回娘家几乎都是一家三口,每次回家枫都会来看我。请我们一家三口吃饭,有时也去唱歌,每次他唱歌前都会说把他的歌声送给他的妹妹我,祝我永远幸福,永远漂亮。

 

    记得这生跟他只说过一次比较暧昧的话,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回娘家,儿子爸爸因生意先回去了,我跟儿子继续在娘家住一段时间,一天晚上枫一手抱着他小侄女一手抱着我儿子送我们娘俩回家。我说你该成个家了,他说不着急明年吧,想结婚随时可以,我说那明年我回来你就不能这样送我了吧,他说那我就不结婚了,当时我隐隐的感觉到心颤了一下,这是我们这辈子唯一一次说了一句比较暧昧的话。。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原创 - 独倚斜栏 -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倚斜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原创 - 独倚斜栏 -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倚斜栏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