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不让自己惊扰世界,也不让世界惊扰自己

 
 
 

日志

 
 

心簌簌地。飞舞<原>  

2011-08-27 12:14:17|  分类: 斜栏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簌簌地。飞舞原 - 独倚斜栏 - 茶无语 墨留香 天地清宁 岁月静好 

心簌簌地。飞舞

/独倚斜栏

 

 

 

又看了一遍张的《茉莉香片》。

记得第一次看,还是在妹妹的书架上随意翻到的,妹妹是不折不扣的张迷和红迷。

妹妹从小就跟随爸爸学画画,除了画画以外的时间,印象中的妹妹好像几乎都是在看书,看画册,或者写字。

记得妹妹90年代初第一次来我新婚的家,坐在整面墙都是书柜前的地毯上看了一天的画册,没挪动地方。

但说实话,我也很少可以看到她写的文字,只是偶尔看到一两篇她评论性的文字,就会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很糗,也无颜面拿出来给她看,因为觉得自己太浅也太寡了。

妹妹是一个很爱哭的女子,很容易伤感,性格也内向的。经常是一幅油画,她连续画上一个月,还可以安静地坐在她的画架前,就那么端详着,揣摩着。。。

也因为妹妹太爱哭,最终我们都一致认为是《红楼梦》惹得祸, 所以看见红书就给她偷偷拿走,可没几天,妹妹的书架上还会有新的红书出现。现在也一样,她的书架上,总是有无数本红书。

皈依佛门后的妹妹,更安静了。如今四十岁的妹妹与上高中的女儿走在一起,外人常常会说她们是姐妹俩。

那年我十六岁,妹妹十四岁,因为求学,我们姐妹就开始分开了,始终相隔,千山,万水。

可因为读书,因为画画,因为信仰,我们姐妹至今还是会彻夜长谈,还总会意犹未尽。很多时候手机要插上电源,接着煲电话粥。

 

一点思绪的勾引,竟扯了这么远。

 

第一次看《茉莉香片》,几乎没看懂,也没太大感触。

今天看到写聂传庆被言子夜教授骂后,痛哭那段,心竟生生地疼了起来。

我私自以为,那把已经生锈了的刀, 在张的心里也许已经挥剐了千万次,才可以写出这样的文字。

看张的文字,经常是压抑的,也是一种胸闷的疼。

张与胡兰成的爱情。爱上一个然染了ZHENG ZHI二字的人物,注定就是悲剧。如果除却这两个那时代世人敏感也惧怕的二字,我想文笔超绝的胡兰成也必然是一个极品的男人,否则也不可能让一向自恋也清高的张一再地低头,而且是低到尘埃里。

那个年代的女子,活得,太压抑。写字都需要强大的隐忍。且不管你是什么人。

 

雪小禅则是幸运也幸福的。她可以随意挥笔磨墨,她不用担心,也大可不必担心她的墨渣儿染了谁的心,碍了谁的眼。

雪小禅可以大胆地说,她不喜欢世人趋之若鹜的,才女与美女集一身的林徽因,因为她觉得太过完美的本身就有点恐怖。

雪小禅还可以公然说,她喜欢在世人眼里招摇也奢靡的陆小曼,因为她觉得陆小曼的真,足足抵过别人活上三辈子,活得太值了。

毫无疑问,雪小禅也是野生的,她活得更潇洒,也更泼墨。

生为当代女子,都很幸运。

卑微的我,也这样觉得。

 

呆呆地看着这些翻得快烂了的书。

其实一直都不是特别在意读过的书,完好无损否。

因为一直也都觉得书就是用来翻的,也是为我服务的。

于物而言,我更是自私的,很清楚自己。

 

这样阴沉沉的初秋,天,是雾蒙蒙的灰。

推开窗,小风一吹,我心里的杜鹃花,更是簌簌地,乱飞舞。 

 

                        <2011年8月27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心簌簌地。飞舞原 - 独倚斜栏 - 茶无语 墨留香 天地清宁 岁月静好

心簌簌地。飞舞原 - 独倚斜栏 - 茶无语 墨留香 天地清宁 岁月静好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