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不让自己惊扰世界,也不让世界惊扰自己

 
 
 

日志

 
 

男人的泪水。有毒<原>  

2011-09-03 14:46:25|  分类: 流年暗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的泪水。有毒原 - 独倚斜栏 - 茶无语 墨留香 天地清宁 岁月静好

男人的泪水。有毒

/独倚斜栏

 

 

 

清晨,睁开眼,艳阳大好。

透过我那些厚重的窗帘,竟是满眼,秋的金黄。

没起身,就下意识胡乱地去抓摸床头的书。

坐起来,斜倚在靠枕上,捏着书,人顾自发着呆。

是真的么?是梦吧!自发自问,心里嘀咕着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梦里,晕黄晕黄的天,好像罩了一层纱。脚下是软软的细沙,也或者就是黄沙土,好像是很北方的秋天,旧的感觉,四周都是暖黄暖黄,艳粉艳粉的小花儿,我竟然穿着他的一双很文艺范儿的大鞋子,我左手在额前挡着直射而来的阳光,右手却被他用力的牵着,没看清他的面目,只看到他的一个侧影,就如他第一次给我们上美术课时在讲台的侧影。但仅凭那只握着我的手,还有那微凉的温度,我就知道是他。一片花的海洋,大束大束的鲜花向我们奔涌而来,我们被包围其中,而我睁大了眼,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就生生地,生生地被惊醒了。

 

醒来,就为这个梦,发呆了,好久,好久。

那年北方的秋,以及我沧海与桑田了十六年黛蓝色的全部青春与爱恋,早已是一棵枯了枝叶的老树。

而今,虽然还有傻傻的发呆,还有秋的萧然与秋的眼泪在飞。

可也真真正正懂得了,爱恋曾经有多么深刻,绝望就又多么疼痛。

千万种蚀骨的风情,百美娇艳青春的雾,就这么散了,就这么薄了,就如这秋的风,洒落的是,一地的忧伤,一地淡淡的苦味。

一个向来霸气十足的男人,可以流泪了。是的,一颗大大的泪珠落在了她无骨的手指上,不,准确的应该是生生的砸下来,她瞬间就乱了,蒙了,也惊了,惊的心花儿,千万朵,千千万万朵。

一棵枯死的树,几多忧伤,几多凄凉。

虽,心里分外销魂,眼里荒凉含泪,手却不能不挥哦,挥挥吧!挥一挥!

永别了,我贪恋也痴缠了那么多年的,青春云雾。

 

男人的泪水,有毒的。

爸爸是我最崇拜的男人,我见过爸爸的泪滴。

那是妈妈临终前的一瞬,爸爸右手握着妈妈应该还未凉的手,左手从妈妈的额头轻抚到下颚的那一瞬,妈妈流下今生的最后一滴眼泪,爸爸的一大颗泪也相继滴落在妈妈苍白再无血色的脸上。

妈妈那最后一颗泪珠夺走了我今生所有的母爱,而爸爸那颗泪珠,却彻彻底底砸碎了我的心。

我很确信妈妈是带着爸爸泪水的毒,无限留恋也无悔离世的。

 

我用所有青春和青春生命来爱的一个男人,我在分娩的产床上痛苦万分与筋疲力尽的时候,他流泪了,因为那泪水砸到了我的手背上。因此,至今我依然无悔,我的所有青春。

 

一个百般疼宠着我,也任由我折腾和做妖儿的男人,多少次被我的无理取闹,气的暗自落泪。

他可以砸了水杯,可以推翻了茶壶,也可以摔了手机,更可以抛了他的笔记本。

可他却独独不舍得也不肯让我有一点难过。他还会一直用他那可以毒到我的眼神看着我。

全世界的人民都说,他是太宠我的,他是太怕了我的。

可哪个人知道,我却真真是被他的毒,毒到了,他那眼神的毒,他那泪水的毒,彻彻底底的毒到了我,他的毒却正是唯一可以降伏我这个生性顽劣,唯我独尊,傲慢也挑剔的女妖儿的那一种毒。

我,毒的体无完肤,毒的痛彻骨髓,毒的不舍不弃,毒的生死相依,且无需解药,我自己知道的。

 

  

                          <2011年9月3日,心有多疼,爱有多深>

 

  

 

男人的泪水。有毒原 - 独倚斜栏 - 茶无语 墨留香 天地清宁 岁月静好

男人的泪水。有毒原 - 独倚斜栏 - 茶无语 墨留香 天地清宁 岁月静好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7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