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清风,鸟鸣,空寂

深谷中一棵烈烈燃烧般开放的梨花树。

 
 
 

日志

 
 

岁末。楚安  

2014-01-28 16:38:50|  分类: 流年暗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岁末。楚安
图文/独倚斜栏

想落笔留下几个字符,留在这岁末的繁华里。
只想,撷一段时光,留存。
2013,一个关于隐喻暗香的微醺,不酒自醉,暗许一场坚守的艰难修行。
某些事一语可道破,可俗世的霾,谁人可以穿越。
思绪被强制撕裂的同时,撒落下的每个字符,都是生命印痕的碎片,无人可以织成锦缎。
锦上的花儿,独自的艳着,薄薄的凉着。
哪里是你的家,守护你的那个人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
心在哪里,灵魂便也随之安放稳妥。
素布,碎花长裙,棉麻小袄,帆布大挎包,帽子,太阳镜,防晒霜,马丁靴,都稳妥的安放在后备箱。
身未动,心已远。
2014之初,牵着这个一直守护我的人。一起走走丽江的青石板路,去束河晒晒太阳,去洱海发发呆。
一个人的所有美好都在心里,也只有心里才是最稳妥的安放点。
那里可以有一场盛大不醒的梦,那里可以有贴着自己心坎不用入俗世的奇奇怪怪的灵魂之旅,
那里也可以有一个贪婪的孩子,无限制的索爱和任性也不会有人责怪她!
哎,像我这般矫情的怪人,本该一个人独来毒往的。
可我心一直还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还是让人牵着手走路安心。
脑子不用转,也不必劳神各种琐碎。
我只管顾自收拢着我那信马由韁的思绪吧,别跑的太远,太远。。
都说沉默是金,哎,我不是金,我只是一粒尘,一粒自由无羁的尘。
某教练诧异的问我,那么好的身材为什么每天穿那么宽大的衣服,不能穿的性感点么?
哎,我的人和灵魂都需要足够的空间和自由,而我的性感也早已植骨入髓,不再停留在一身皮囊之外,你个小P孩懂个啥哇!

岁末,碎末,安,楚楚的安静着吧。
虔诚合手:祝福,还是祝福,祝福所有!
打住,当车夫,去接坚守到最后努力工作的人!
<2014年1月28日 岁末,一个人的惆怅>

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岁末。楚安 - 独倚斜栏 - 天地沙鸥,我们微如芥子。。。

 


  评论这张
 
阅读(623)|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